10亿打赏只拿8000万主播“妈咪”不好当

当一次性刷出一百多万,为一位名叫“啊卓”的女主播抢下周星后,自己开一个直播公会的想法,在土豪“木木”的脑海中萌生。

直播公会,你可以理解为主播们的“妈咪”。

作为秀场直播领域的第四大公会,2019年众妙娱乐旗下主播收到的打赏金额超过10亿元,但众妙娱乐的收入只有8302万元,不到打赏流水的9%。过去,三年的收入也仅为5022万、7461万和8302万。

但皇族的好日子,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嗅到金钱的气味,竞争者蜂拥而至。上文提及的土豪“木木”以及本文的主人公众妙娱乐,便是其中之二。

对公会来说,主播同样是核心资产。如何保持及扩大现有的主播人才库,是每个公会要做的事情。要做到这一点,必须设计更为有利的收益分成安排。不少平台为了吸引新主播进驻,不惜开出“高薪保底”的诱惑。众妙娱乐要想留住主播,同样需要给出足够诱人的薪资。

开一个新的公会不难,但新公会要想在近千家对手中突围可不容易。最有效的方法是,求助于大主播。

这可以说是各大平台的“霸王条款”,也是各大平台公会注册的标准条款,无论哪个公会都无法逾越。

成立于2016年的众妙娱乐,旗下最重要的资产是在YY运营的“话社”公会。当前,话社拥有“崔阿扎”和“芮甜甜”等实力一姐。

相比直播平台,中国的视频主播公会市场高度分散。2019年,以净收入计算,国内前五大公司市场份额只有13.1%。行业进入门槛不高,必然导致竞争激烈。

对公会而言,核心不是拥有多大规模的主播人数,而是头部主播究竟有多头部。不管是直播平台还是公会,流量都只会聚集在头部主播身上。2019年,众妙娱乐前五大主播带来的收入占比就达到19.9%。

其中,收入贡献最高的视频主播管理服务在2017年—2019年分别贡献了公司营收的96.6%、94.0%、91.4%,其余的营收来源合计占比不到10%。

话社的成长,离不开并购。2016年,成立初期的话社收购了九酷传媒和天下公会;到了2017年,话社直接宣布全资收购帝王公会。帝王公会是YY上一家相当有实力的公会,旗下拥有知名主播帝王11,小洲、左耳、炜坤等。

视频主播管理服务,就是分享旗下主播在直播平台所得虚拟商品的流水分成。当公司旗下主播获得粉丝赠送的虚拟商品产生流水时,平台先与公会结算付款,然后公会与主播进行收益分成。

2012年4月,“天赐”突然现身YY直播平台,一个月之内狂刷1000多万元礼物。天赐的到来,犹如一只鲶鱼闯入了沙丁鱼箱,彻底激活了YY的生态,将“打赏”水准直接拉升了几个量级。

如果对直播行业有所了解的人应该清楚,直播平台相对集中。就2019年视频直播平台上虚拟商品销售总流水而言,前五大视频直播平台的市场占有率高达75.8%。2017年——2019年,众妙娱乐前五大视频直播平台的收入占比均超过90%。

2019年,众妙娱乐收入8302万元,毛利率高达67.1%。这样的毛利率,远超诸多传统行业,的确很互联网。

在会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武契奇对中国抗疫医疗专家组和华大集团专家表示感谢。他说:“在我们最为困难的时刻,如果没有中国的帮助,我们的医疗系统很难维持,这对我们而言至关重要……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中国的)帮助和支持。”

成立4年便准备上市,公会赚钱很容易?

作为一家直播公会,众妙娱乐主要收入来源,就是主播收到的打赏分成。众妙娱乐营收来源主要分为三部分:视频主播管理服务、视频内容许可、及其他服务。

公会主播应占平台虚拟商品销售总流水,是指剔除平台抽成之后的流水。通常情况下,平台会抽走总流水的50%。这也意味着,在各大平台上,直播公会能够分享的收入只有总流水的1.5%—12.5%。

截至2020年4月30日,其拥有超过29300万名注册主播,独家签约1000名主播,其中排名前50位的PC端主播与排名前30位的移动端主播合计拥有2.217亿粉丝。

陈波表示,在两国元首的引领下,中塞两国人民并肩抗疫,取得积极成果。中塞不仅是共同抗疫的伙伴,也将是疫情过后恢复经济的重要合作伙伴。双方将继续共建“一带一路”、推进“17+1合作”,把务实合作和本国经济复苏结合起来,全力推进基建、旅游、创新、贸易等领域合作。

拥有如此庞大的体量,加上过去几年秀场直播热火朝天,众妙娱乐变现自然不是问题。过去,三年的分别为5022万、7461万和8302万。

武契奇说,6周来,中国专家组几乎走遍塞尔维亚所有疫情严重的城市,给当地带来疫情防控的宝贵知识和经验,更给塞尔维亚民众带来了战胜疫情的信心和动力。他说,华大集团专家为塞尔维亚带来先进设备和技术,大大提升了塞病毒检测能力。

如果不剔除各项分成,你会发现,公会赚钱并不容易。2019年,众妙娱乐的流水实际上为10亿元,而公会收入8300万。这也意味着,公会实际获得的流水分成只有8.3%。

塞尔维亚卫生部1日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当地时间1日15时,塞尔维亚累计确诊病例9205例,死亡185例。

看上去,公会是一个坐地收租的好买卖:主播每收一笔礼物,他抽取20%分成。

一直以来,在人们眼中,这类孵化网红主播们的经纪机构,几乎就是赚钱的代名词。

谈及疫情后的经济恢复计划时,武契奇说,中国企业在疫情期间对塞尔维亚经济运转起到关键作用。塞中贸易额在不断增加,两国将继续商讨人工智能、机器人等领域合作的可能性。

对于平台来说,最核心资产是主播。为了避免公会对主播压榨太狠,各大平台通常会规定公会的分成上限。众妙娱乐招股书显示,公司能够分享的收入,是公会主播应占平台虚拟商品销售总流水的3%—25%。

自2016年创立以来,众妙娱乐通过不断地投资入股公司,签约新主播构建了庞大的体量。

6月7日众妙娱乐向港交所递交主板上市申请,这一神秘面纱得以揭开。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这位主播“妈咪”的日子,似乎并不如人们想象中好过。

众妙娱乐的营业收入,其实是剔除平台、主播分成之后的净收入。这好比一个电商自营平台,将进货成本剔除之后,只将价差部分计入营收。这样的操作,毛利率自然而然会好看很多。

但是,这类机构真的有那么赚钱么?

公会与秀场主播的关系,就像明星与经纪公司的关系。公会通过对主播们的孵化、推广、变现,然后分享其在直播平台中收到的打赏。

究其原因,直播平台高度垄断,是众妙娱乐难以跨越的大山。

当然,天赐并不是来纯粹消遣的。狂刷两个多月的礼物后,他成立皇族公会,将人气主播一一收至麾下。

随着秀场直播格局稳定,上下游都难有议价权的公会,日子必然不会好过。但比起行业内的竞争,更让众妙娱乐头疼的是,用户喜好变化带来的流量迁移。

10亿打赏流水,收入仅8000万真相

“主播能从我这赚钱,我为什么不能招一批主播帮我赚钱?”这是“木木”的想法。也是过去几年、乃至现在不少人的想法。

除了受到上游直播平台的影响,公会还受限于过于激烈的行业竞争。

目前,众妙娱乐已入驻包括YY直播、虎牙、花椒直播、酷狗直播、抖音、快手、陌陌、NOW直播等18家主要视频平台,并在五家头短部视频平台建立了6家经过认证的MCN。

在业绩持续增长后,众妙娱乐将目标瞄准资本市场,期待成为公会上市第一股。

收购当红主播,这是“木木”的操作,也是众妙娱乐的发展路径。

如果,以公会主播应占平台总流水为公司收入的会计统计口径,公司的实际毛利率只有8.3%。当然,只计净收入并无不妥,也符合会计准则。只是从这个点可以看出,公会要想赚钱,并没有那么容易。

那么,主播们的“妈咪”,赚钱为什么不容易呢?

YY打赏生态的火爆,离不开一个外号“天赐”的男子的助攻。

看上去,直播公会很赚钱。

不过,直播公会真的那么暴利么?不见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