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家周国平抖音直播首秀我在极地荒岛感悟人生至乐

7月21日,作家、哲学家周国平通过抖音直播介绍了他关于读书和旅行的哲学思考。这是他入驻抖音以来的第一次直播。

疫情使人们受到前所未有的限制,很多人已经想不起来上一次出游是什么时候了。在这次读书直播中,周国平与观众分享了他唯一一本游记——《偶尔远行》。这本书记录了他的远游经历:在南极乔治王岛度过了58个昼夜,以及数次游访欧洲的见闻,包括对莫奈、尼采、里尔克等名人故居的寻访。

“我没有目标,方向是随机的,路程的远近也是随兴的。步履所至,到处一样荒凉,永远是海、礁石、山丘、冰雪和苔藓。在我现在的回想中,这种独自一人置身于千古荒凉的感觉竟是最值得怀念的。”

“鱼骨沙洲景点的开发,让村民真切感受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自发选择了生态环境优先的发展道路。”岐下村驻村第一书记陈志伟说,2017年他刚来时,村里渔业码头上垃圾成堆,蚊蝇成群。这两年,村容村貌得到整治,提升了绿化,码头旁的垃圾堆变成了绿荫密布的花园。近海养殖走向深水养殖,海也更蓝了,吸引了越来越多游客前来放松身心。

周国平著《偶尔远行》

当下,受疫情的影响,人们被困在家中,外出旅行的愿望也就格外强烈。旅行可以让人们换一个环境,也换一个心境。“不光是风景迎面而来,‘思想’也迎面而来。思路变得特别顺畅,经常有灵感冒出来。”周国平说。

周国平说,一个人无论要去什么地方,他的灵魂必须独行。否则,他虽然身体到了那个地方,也不能说他真正到过了那里。

一片萧瑟,人在自然中体验渺小,所有熟悉的人和事,都远远退去,头脑也因此变得清晰起来。这样的人生经历,无法重来。在那里,周国平写下了一篇篇属于自己的“极地沉思”,让自己的灵魂得到了独处。

“过去是‘一渔独大’,现在是‘三产融合’发展。”陈志伟说,一百多位过去从事网箱养殖的渔民,做起兼职或专职船渡接驳员,有的还发展了海钓和渔家乐等产业,村里的海水养殖产品也被重新包装销售。2018年来,仅村里的渔家乐就从4家增加到18家。

在谈到读书和旅行的关系时,周国平表示:“有一些书,最适合于在羁旅中、在无所事事中、在远离亲人的孤寂中翻开。这时候,你会觉得,虽然有形世界的亲人不在你的身旁,但你因此而得以和无形世界的亲人相逢了。”

旅行和读书,都是一种自我观照

“鱼骨沙洲旅游吃的是‘环境饭’。沙洲地方小、生态脆弱,大家都觉得不能为赚‘快钱’搞那么多项目,破坏沙洲景观。”69岁的村民陈炎松说,很早以前沙洲很大,上面有成片野草和木麻黄树,以及大量海鸥和海龟。但20世纪末沿海采砂业兴起,沙洲萎缩到几乎消失,直到近年来通过严控采砂和过度捕捞,才使沙洲重现。

哲学家眼中的南极,注定与探险家不同

“一个人走,感觉人生是一出戏,归根到底是一个人来到世界,一个人离开世界。和家人一起旅行是另一种状态,是一种享受,思想可能也不会那么深刻。”但周国平笑道:“为什么要一直那么深刻呢?多苦啊!”周国平表示,“这两种状态都是需要的。”

没有什么比极地更适合哲学家了,但他们看到的,注定和探险家不同。《偶尔远行》的上编就记录了周国平在南极的见闻与所思。

在直播中,周国平还谈到了南极独特的风光、动物、气候,讲述了他踏上千年冰盖时的惊险一刻。这些精彩的故事,都被收录在了《偶尔远行》一书中。

岐下村副主任陈细永介绍说:“据我们统计,去年鱼骨沙洲景点共接待游客10万多人次,收入200多万元,高峰时一天能有三四千人。”为此,村里组建了股份制旅游公司,负责开发和维护这一新景点,并以此为依托发展乡村旅游。

村民告诉记者,去年一些节假日期间,不得不对上洲游客进行限流。有些游客和村里人曾希望岐下村扩建平台,发展海上餐饮住宿。这样,游客可享受在海上食宿的新鲜体验,村里也可以增加旅游收入。然而,这个提议却被大部分村民否定了。

“独处异国,与眼前的生活是隔膜的,让我觉得,那只是他人的生活,”周国平回忆独自游走欧洲的经历时说。“虽然与自己的生活拉开了距离,但那始终是我自己的生活。我的生活充满了变故,每一个变故都留下了深深的刻痕,而我却依然是我。毋宁说,我愈益是我了。”

不同于打卡景点的网红游记,这本书的重点不在于风光,而是凝结了周国平沿途感悟,更像是一部行走哲思录。

通过抖音直播,周国平鼓励年轻人多读书,读好书。“对我们影响最大的书往往是我们年轻时读的某一本书,它的力量多半不缘于它自身,而缘于它介入我们生活的那个时机。”

在极地荒岛的58个昼夜,是足够寂寞的。每天,周国平最经常的动作,就是在屋里穿好羽绒服,戴好毛线帽,揣上防雪盲的墨镜和防紫外线的黑色面罩,走到楼下门厅,从长椅下的一排长统雨靴中,拣出贴着自己名字的那一双,把裹着脚套的两足插进去,然后独自离开住地,朝某一个方向走一段路程。

在直播过程中,抖音达人青音、涵涵姐、宋玉连麦周国平,一同分享了关于旅行的见解以及阅读带来的喜悦。

“哲学家和探险家似乎是完全不同的人,前者以沉思为人生至乐,后者渴望最直接的行动。”周国平说。

与游客常常爆满形成对比,记者看到,沙洲上却仅有一个兼有上洲码头和海上救助站功能的曲尺形状接待平台。平台上设置了简易的洗手间、小卖部和休息候船室,一次容纳50人都显得拥挤。

记者采访发现,鱼骨沙洲虽然没有充分开发,但借助其带来的人气,现在岐下村吃上“旅游饭”的村民越来越多。

《偶尔远行》的下编,讲述了周国平在欧洲讲学时的趣事,也记录了他探访尼采、毕加索、莫奈等多位文化巨擘故居的经历。周国平以一位思想者和异乡人的视角,观察西方人文历史,所写内容带有强烈的内省。

涵涵姐在直播中说,最喜欢书中讲述周国平一家三口在海德堡的内容,平淡中洋溢着温馨惬意。在周国平看来,独自旅行和家人旅行是不同的体验。

同时,周国平也提醒年轻观众:“在人生路途上,人与书之间会邂逅、离散、重逢、诀别、眷恋、反目、共鸣、误解,其关系之微妙,不亚于人与人之间,给人生添上了如许情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