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澳中医药研究中心11年完成29种疾病中医古今证据梳理

中新网广州12月9日电 (蔡敏婕 刘少南)澳大利亚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健康及生物医学学院执行院长薛长利9日在广州称,中澳国际中医药研究中心成立11年来,已完成痤疮、心衰、糖尿病等29种常见疾病中医古今证据的系统梳理,并出版多套中、英双语的《中医药临床循证丛书》,有部分研究成果为国际临床指南所引用。

中澳国际中医药研究中心由广东省中医院和澳大利亚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共建,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批准成立的国际中医药研究平台,致力于中医药循证研究,生产高质量的中医研究证据。

2.渠道信息闭环不在:该问题其实也是带来“价格优势不在”的一个补充解释,我一直认为一切的商业模式核心都是来源于“信息的不对等”,而旅行社门店正式在此背景下发展而来的,此前出行人对目的地的认知多数来源于门店,现今可能门店人员对于一个目的地的认知可能不如一个准备充足的出行人更全面,而这类问题背后的原因是来源于大多数门店人员专业知识掌握不足,多数内容来源于供应商出的“复制粘贴”。

从非门店从业者角度去分析短视频对他们的改变:

在分析短视频内容之前,让我们先思考一下,中国旅游行业在最近20年下发生了几次改变呢?这里我借用一个网友的总结:“IVR语音系统成就了携程艺龙, PC成就了去哪儿途牛,手机成就了美团客路,直播短视频社交媒体将成就目的地玩乐。”

二、下面,我们聊聊短视频内容的兴起对于门店从业者的影响:

一、让我们来洞悉线下门店模式的优劣势:

2.从价格优势来分析,门店出售的旅游商品从商品本质来讲和OTA上的差别不会太大,毕竟目的地服务的商家会有大部分的重叠,而门店依托于总社进行“B2B交易”确实会有一定的价格优势(前提是门店能够让利多少,不乏杀熟等情况存在),而类似前几年的低价团、0元出行等旅游事故也多数是门店从业者不当操作导致的(背后是高利润及受众出行人本身的问题)。

3.目的地相关:我们从上图的榜单可以看到排名第4位的“租租车APP”作为一个以境外租车起家的公司,自然少不了对目的地的深耕,从而通过短视频网站不仅可以通过素材的分发进行品牌宣传更可以通过平台日趋成熟的电商系统引导用户及时下单。所以,正如我开头引用网友的那句话中的一个结论「短视频带到目的地」,我们更可以得出短视频在带动目的地后,必然会助力深耕于目的地碎片化服务的公司得到更多直接产生收益的有效用户。

最后,是我想说的一个结论:如果作为旅行社门店从业者,不能借短视频之势而焕发新机,那么短视频的兴起可能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目前来看,随着线上渠道的发展以及出行人本身属性的变化,线下门店面临着以下几个方面的困境:

下面来说一说,为什么是我来写这篇文章?

卢传坚称,未来将加大项目方法和成果在中澳高等中医院校教育、标准、指南等方面的转化。该医院也将借鉴中澳国际中医药研究中心循证医学的研究经验,结合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方法,对海量的中医优势病种临床证据进行系统收集和转化。(完)

广东省中医院副院长卢传坚称,以临床疗效为导向、循证医学理念和方法为指导,结合中医药自身特色,客观、科学地对中医药临床疗效进行评价,是中医药走向世界、更广泛地为人类健康服务且与国际接轨之路。

1.从平台角度:现在各大平台对于内容创新的权重越来越高,那些自己不产出原创内容只做搬运工的号将会越来越少,或者说平台流量倾斜会越来越低。

2.领队(导游):他们作为旅游业最为一线的服务人员来讲,与出行人的接触在出团期间最为亲密而且对目的地相关素材的积累也是更为直接,并且作为“张口吃饭”的特定工种是有着作为一个良好内容输出者的必备条件。无疑短视频将会带火一批领队(导游),无论他们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

以从业经历来讲,我先后任职“天天-旅交会”及“路书”两家公司,近距离接触了几千家线下旅行社门店从业者及旅行社总部负责人,并对国内近几年兴起的定制游领域中的头部企业有较深的了解。 从个人经历来讲,我与朋友曾加盟过传统线下旅行社门店,并在此期间为大学生群体及老年群体提供定制化旅游服务。

我认为无论是快手&抖音亦或是最近被分析最多的微信视频号,都遵循下图的逻辑(取材于《被看见的力量》并加以修改):

从短视频平台对于内容把控的方面来分析:

“很多人说中医源远流长,但是我们需要用证据说话。”卢传坚表示,该中心的使命是把老中医的经验上升成为规律,用世界公认的方法体系呈现中医的整体证据,从而指导临床实践,“由于此前的银屑病和慢性阻塞性肺疾病从零开始作循证医学方面的研究,因此用时比较长。现在有了研究的模板,加上中澳团队相互配合,每个病耗时约1年便可完成,计划2020年将可出版29套中英双语的书籍”。

陕西提出,要着力构建以普惠性资源为主体的办园体系,坚决扭转部分地区民办园收费过高的现象。以县为单位把普惠性幼儿园建设纳入城乡公共管理和公共服务设施统一规划。公办园资源不足的城镇地区,通过新建、改建等方式,新增一批公办园。鼓励支持街道、村集体、有实力的国有企事业单位,特别是普通高等学校举办公办园,在为本单位职工子女入园提供便利的同时,为社会提供普惠性服务。

1.能够输出符合自己调性的短视频内容(与旅游有无直接关系皆可)。

上图所示,是一个对旅游行业从业者非常熟悉的业内资源流转模式,从中我们也可以看到,门店是作为承接出行人需求的第一生态位,同时门店也是旅游资源流转的最后一位,这样导致的优劣势会有以下几点:

1.门店从业者更多的是进行客人的招揽以及旅游信息的分发,该动作从线下拉人头到微信聊天有着明显的天花板,个人辐射范围有限,而二次传播的损耗同样客观,导致大多数门店的年GMV大致为50-80W间,少数可以破百万,而向电视中宣传的年GMV超千万的更是凤毛麟角。

自2008年成立至今,该中心累计发表逾100篇SCI收录的同行评议论文,促进中医药的现代化进程。

1.价格优势不在:目的地信息透明化是必然的发展结果,出行人对目的地的了解不仅仅限于地理位置等基础属性的了解,更可以通过线上对目的地POI有全方位了解,其中便包含了直观的价格及相对客观的评价,导致门店加价空间减少。而且门店之间人为的价格竞争会导致利润空间进一步缩水。

1.从拓客方面主要依赖的还是从业者个人,也是为什么大多数从业者在疫情期间转行成为了微商,究其原因大概率是因为每一位从业者手中有着数量可观的“私欲流量”(暂不提流量质量高低)。

短视频的兴起,是可以有效的解决这几种问题,但是从公众号应用的情况,我们可以看出作为门店从业者来讲,暂时没有足够的能力支撑起入局短视频领域,而我们也可以从各大短视频网站对外披露的旅行类主播数据排名来看,暂时也无任何一个门店相关号能够跻身排名中,而从统计数据显示的前十位排名中,我们也可以很清楚的了解这些号大部分都是针对于目的地的介绍从而赢得观众的喜爱,而门店从业者恰恰是没有办法及时获得目的地信息的:

薛长利称,澳大利亚民众对中医药的接受程度较好,目前在澳大利亚的注册中医师约有5000名。

如果门店从业者想要从短视频这个大势所趋的流量入口中夺得属于自己的那部分,必然要想理清以下几点:

传统意义上来讲,旅行社门店从业者承担出行人在“出团前、团中、回团后、复购”这整套旅游商业闭环的所有节点维护。如果你对“增长黑客”有所了解的话,是不是会发现门店人员的工作内容符合“海盗模型AARRR”(下图)。

2.门店从业者对于目的地的选择大多数仅限于供应商的推广或跟随市场大势(比如综艺节目带火的目的地等),对于出行人出行目的地的引导少之又少,恰恰因为这个问题也使得定制游的兴起(对出行人痒点的发掘)。

3.短视频中当前所属旅行社及相关资质的露出需谨慎(合法合规及考虑更换加盟品牌等问题)。

陕西要求,积极扶持民办园提供普惠性服务,规范营利性民办园发展。同时,科学核定办园成本,以提供普惠性服务为衡量标准,统筹制定财政补助和收费政策,合理确定分担比例。各地应优先保障学前教育发展需要,尽快完成公办园教职工编制核定工作,加大公办园教职工的补充力度,严禁“有编不补”和长期使用代课教师。民办园按照国家配备标准配足配齐教职工。

2.对于目的地的选择不能贪广而需要进行深挖或是专精于一个目的地(为了配合短视频中个人调性及促进引流用户的直接下单)。

3.与出行人在回团后的交流很少,缺少可持续的维护手段,除去朋友圈内容之外无法达到有效的信息触达。

门店从业者的原有优势(价格、目的地信息等)已经在互联网的普及下逐渐丧失。 旅游业产业链的上下游不在是单线链接,每一个节点都可以借助互联网直达出行人。 对于出行人来讲,旅游可能是一个低频且非刚需的需求,但对于从业者来说旅游是赖以生存的根本,自然是高频且刚需的,为了获得更多的生存空间,业内玩家的招式更会不断创新。

2.从内容角度:门店从业者如果自身没有较好且符合自身的内容,只能照搬在朋友圈里从供应商或同行间复制转发的内容发布到短视频平台上,结果肯定是不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