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州州长科莫不会遵守美疾控中心关于病毒测试的新指南

当地时间8月26日,自美疾控中心(CDC)修改了其指南,淡化对没有症状的人进行新冠状病毒测试的重要性后,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表示,纽约州不会遵守CDC关于病毒测试的新指南,并敦促其他地区也拒绝遵守。

科莫说:“CDC最新的指南本质上是自相矛盾的,与其之前所说的完全相反。我们不会遵循最新指南,因为我认为指南的更新是出于政治目的。我也会警告私营公司不要遵循CDC的指南。”

大气污染中含有很多我们肉眼不可见的微小颗粒,不仅会造成毛孔堵塞,还会使皮肤黯淡无光,长期暴露在污染的空气中甚至还会造成胶原蛋白的严重分解,也就是说肌肤会失去弹性。

“抗污成分”一般有哪些?

“抗污染”护肤品真的有效嘛?

虽然说,比其他价位的防晒霜要小贵一点,但是它拥有许多护肤成分以及高端防护科技,不要太优秀,况且鹿鹿用下来发现使用感是真的不错呀!

小蓝盾就是他们家的明星款,温和不刺激、无香精无防腐剂,对敏感肌来说真的很友好!而且它还是全光谱的防晒体系,非常耐晒!另外它的质地也很奶思,不油腻不搓泥,透气性也很棒,肤感我愿意给高分~

我觉得是有效的,其实现在抗污染护肤品的范围已经从水乳、面霜扩大到了防晒,慢慢被大众给接受。

但是,抗污染护肤品更有优势的一点是,它们通常会在皮肤上形成强大的保护膜,防止污染微粒直接附着或者穿透皮肤内里,并且有助于减少皮肤过敏发红现象,缓和皮肤受到的外界压力。

那为什么在抗污染产品中有它的一席之地呢?原来是因为里面添加了高浓度活因子ECTOIN(依克多因),因为这个成分生存在高温、高盐、高紫外线的极端环境下,有着强大的自我防御力,可以帮助皮肤建立一个强大的保护层,保护和稳定肌肤,并且减少污染对皮肤的伤害~

什么是“抗污染”护肤品?

抗污成分一般都是植物提取物,鹿鹿只举两个我们平时经常能接触到的:

说了这么多关于抗污染的小知识,那么市面上有哪些抗污染护肤品呢?效果如何?接下来鹿鹿就好好给大家推荐几个我自己接触过觉得还不错的产品吧✨(U1S1,有嗲贵)

它可以排斥带正电荷的大气粉尘及有害的重金属,减轻皮肤因大气污染而造成的伤害,对肌肤起到很好的保护作用。

美国纽约州卫生专员霍华德·扎克博士称这种变化“没有任何道理”,并补充说:“我已经与CDC的科学家进行了交谈,他们说这一变化和政治有关。”(央视记者 刘旭)

抗污染护肤品就是指可以防御肌肤在日常生活中被各种污染物质带来伤害。那我们会被哪些物质给伤害呢?其实前面已经提到一部分了,但还有一个重要点没提的就是——被污染的空气!

但如果你硬要撕掉“抗污染”的标签,不可否认的是含有同样优秀成分,比如(二裂酵母、烟酰胺、胜肽)确实也能达到相同肌肤状态变棒的效果。

第二款馥蕾诗红茶酵母精华,又叫红茶紧致盈透精华液,它是鹿鹿在fresh家第一个被种草的产品,害!其实我一开始纯属是被它颜值给吸引的,玻璃瓶身设计,看起来低调又不失高级~

不过能怎么办呢!吐槽归吐槽,还是要硬着头皮去赚恰饭钱啊!作为敬业的美妆博主,顺便给和小编一样身在南方的姐妹敲一个警钟,千万不要以为天气差,没有太阳,就忽视了我天天念叨的护肤工作哦!

茶叶提取物:也是综合活性成分,比较常见的就是茶多酚,茶多酚是一种新型天然抗氧化剂,不仅对胶原酶和弹性蛋白酶有抑制作用,还能阻止蛋白质含量减少,维持皮肤弹性,所以茶叶提取物通常被添加在有抗污染功效的护肤品当中。

“抗污染”的护肤产品有哪些?

打开盖子就能闻到一阵清新的红茶香味,敲级好闻!质地是茶色的透明状,倒两滴在手心,轻轻拍打,很快就能被吸收掉,肤感是清爽又滋润。每次用它都感觉像是给脸部做个按摩一样,非常放松和享受!

要知道我们现在生活的环境里还是有很多污染物质的,像我们平时接触到的紫外线、雾霾、废气,甚至电子屏幕上的蓝光,可都属于污染物大家族中的一员呢。

不过到现在抗污染护肤品也是一个非确定的术语,也就意味着它并没有什么法律上的限制,所以许多品牌都会宣称自己的抗污染护肤品有修护、抗老、改善暗沉和松弛等等功效~

我第一个想到要安利的就是夏天的必需品——防晒,而优佳的这款小蓝盾防晒霜是我今天必须要重重安排的!但大家可能对优佳这个品牌还不算太了解,它其实是来自瑞士的一个小众品牌,有着高端防护科技,专门致力于温和的防晒霜。

说起污染物,相信宝宝们也该注意到了,现在越来越来多的护肤品开始标榜“抗污染”卖点,那这种护肤品是真有用还是智商税?(前面铺垫了那么多,其实就是想要快点进入今天的主题哈哈)鹿老师今天就给你们上一课。

鹿鹿总结一下,其实抗污染护肤品就表现在这几个方面:优秀的清洁力、阻隔力以及抗氧化力。

海藻提取物:分为蓝藻、红藻、绿藻和褐藻四大类,自被发现可以运用在护肤品后,已经慢慢成为一种备受青睐的抗污染活性成分。

除科莫之外,其他很多流行病学家和前卫生官员,包括在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任期时的CDC主任汤姆·弗里登博士,也批评了这一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