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进行系统思考这个强大的思维导图工具帮你轻松梳理思绪

思维导图、流程图,在整理思绪上都是很好的工具。但要整理更复杂的思考、资料关系图时,有时又会觉得还需要多一点点功能,才能解释千丝万缕的思考线索,或是梳理因果关系更纠结的流程。(当然,如果是手绘,可能就没有这样的问题。)

如何在叙事上出新,仍然是难题——直到近期的《惊奇队长》都没能解决。

在每张卡片下,可以点击卡片浮现的「+」,新增所谓的「part」。

这是每部漫威电影上映,总有观众要遭遇的问题:

从《亡命天涯》《真实的谎言》开始,好莱坞动作大片就是内地引进片的头号热门类型。

“补片”成本,是圈子最外层的壁垒。

目标定位的“专注”与美学的“固化”,也许是最不坏的选择:在想好目标观众群延伸的办法之前,先把固有的观众保持住。

另外一个“内地特供”影响因素,则是2018年下半年票补取消后,票价的整体上扬。

怎么看都是绝对优势。

2. 建立清单:子系统中的每个元素

但迈入“10亿时代”的超级英雄电影,依旧面临打不破的瓶颈:

接着可以拉出影响线到其他的元素与卡片,并且写下关键的说明。

我就以今年开始养成的跑步习惯,首先,思考如何养成跑步习惯,有几个互相影响的子系统,包含养成跑步习惯的愿景、需要什么跑步器材、什么时间可以跑步、要制定哪些计画。

我在之前介绍过 MetaMap 这样的工具,他用一种称为系统思考的理论为基础,设计出可以画出「更多彼此影响的全局关系图」。

占大多数的观众,不论老少(当然以年轻人居多),还是更愿意接受越来越好看的国产电影。

或者像是下图,画出更复杂的来回影响。

“10亿俱乐部”里的六部超英片里,《美国队长3》倒也是单体英雄电影。

一个选择,会牵动许多循环往复的关系,而这张图就能显示出这样的影响。

其创作重点,不再放在英雄集结的“宇宙”上,而是专注于单体英雄电影。

可那边厢“DC扩展宇宙”的战局,远没有漫威家顺畅。

按说,内地观众接触超级英雄电影并不晚,1985年,理查德·唐纳版《超人》以买断形式引进内地,可能是相对最早的了。

工具看人如何使用,虽然 Plectica 是以系统思考方法设计的工具,但我们不一定需要完全学会系统思考才能使用,如果它的功能可以帮助我们画出更有弹性的思考逻辑,那么就是有帮助的。

《超人:钢铁之躯》3.94亿,《蝙蝠侠大战超人》6.18亿,《神奇女侠》6.1亿,《正义联盟》6.9亿……

许多新观众对漫威电影的了解,却步于数以十计的“前传”上。

例如跑步想要达成的愿景中,包含了我想获得人生的新能量、想锻炼自己的心肺耐力、想练习刻意练习的方法等等。

时间推迟到2016年的《美国队长3》,这个数字将增加至10部。

漫威也许意识到了这一点,也在创作路线上有了自己的应对措施——不是解决,而是认命。

等到《钢铁侠3》以批片身份打破纪录,达到7.54亿票房之际,漫威在内地的“盘子”终于坚固下来。

由2017年的《雷神3:诸神黄昏》开始,漫威的“连续剧式拍法”正式形成。

后续推出多少部作品,也不可能完全弥合这道鸿沟。

例如下图,我想单独看到「晨跑」的影响,就能看到他对于创造一天美好开始、养成早起习惯、养成早睡习惯、享受晨间时光等有正向影响。

一直以来,漫威系与DC系,在内地社交媒体上引发的讨论,还是基于圈层基础上的。

冲出瓶颈的方式是打破瓶子,像是无奈的艰难选择,但也像是最明智的选择。

在 Plectica 中,空白处点两下滑鼠,就能新增一张像是下图的卡片,把需要考量的子系统放上。

把所有的影响关系线都拉好,那么只要点击关键元素,就能浮现出有影响的部分,而把其他不相关的部分先模糊化处理。

而超级英雄电影,则要面临“好莱坞套路”的局限:当观众看了几十年英雄成长故事,难免生厌。

“每部电影都会有自己的拍法,自己的创意方案,可以说一切取决于导演。”

以上重重阻力夹击下,漫威也没拿出行之有效的根治方式。

之后《雷神2:黑暗世界》与《美国队长2》由于“雷神&洛基”“美队&巴基”等人物关系在社交媒体上引发的热议,整个漫威宇宙的的讨论热度,又上了一个台阶。

别的不说,超级英雄宇宙票房面对的头一道关,是文化隔阂——总有不愿吃“美式超级英雄”这一套的。

但这些超级英雄电影里,迄今为止票房过了10亿的,只有6部。

要想看懂一部漫威,你需要补多少部电影?

第一阶段的《钢铁侠》《美国队长》《雷神》全部引进,《复仇者联盟》也成了第一部内地票房过亿的超级英雄电影。

至于后续,要补的影片必然越来越多,新观众入坑的数目,不免从此停滞。

而前阵子又想利用它来画一个系统思考图时,发现 MetaMap 有了升级,更名为 Plectica,并且变得更加亲切易用。

更早,2018年公映的有《复仇者联盟3:无限战争》《毒液:致命守护者》和《海王》。

进口片票房前50名里,43部是动作片。

这段言论被不少人解读为,华纳与DC将放弃《正义联盟》等一系列“宇宙化”尝试,不再试图让英雄故事之间产生联系,回归更传统的超级英雄电影拍法。

某种程度上,超级英雄电影“崛起”的时期,与国产电影票房口碑起飞的年头,是重合的。

《复仇者联盟2:奥创纪元》破10亿,也就顺理成章了。

Part 可以建立多个阶层,你可以想像成用大纲清单的方式架构出子系统的每一个环节。

4. 建立透视:看到某个元素的影响图

或是有一个蓝牙耳机,播放思考音乐,或是说书广播,那么有助于达成思考力更新的愿景。

脱出从众与模仿,抛弃噱头的“成功经验”,专注电影本身的质量与特色,听起来是应有的回归。

至于新观众,先在门外稍侯片刻吧。

包括最近一点一点蹭进10亿俱乐部的《惊奇队长》——它也是2019年迄今为止,唯一票房过10亿的超级英雄电影。

拥有“DC扩展宇宙”的华纳不得不思考这个问题。

且不说内部一地鸡毛,他们在内地的票房之路,距离突破瓶颈还差得远。

在《海王》的奇迹到来之前,“6亿”成了这一系列挥之不去的梦魇。

整个系列内地票房的阶段性稳步上扬,甚至比北美更趋稳定。

《海王》破“单体超级英雄电影”内地票房纪录

可“圈子大了”和“出圈”终究是两码事。总有一些人,是被隔离在圈外的。

在 Plectica 中,可以画出每一个子系统,每一个元素之间彼此来回影响的关系。

当然,由此衍生出“DC来得早,卖得惨”一类伤口撒盐的梗,那是另一回事。

但从2018年,《蚁人2:黄蜂女现身》与《惊奇队长》以“纯单体英雄”姿态破8亿、破10亿之后,漫威的内地票房号召力,达到了《复仇者联盟3:无限战争》以来的新阶段。

其中漫威影业的出品,票房号召力仅次于环球的《速度与激情》,略胜于派拉蒙的《变形金刚》系列。

讨论人群,从最早的原作粉到电影粉,再到更多的电影粉,圈子一直在扩大。

那其他新“宇宙”,能熬得过这十年寒窗吗?

内地观众对于漫威电影的接受时间,与北美时间差几乎为零。

例如我选择的跑步时间是晨跑,这对愿景中的获得生活新能量有帮助,但是原本我早上用来写作思考的时间可能要牺牲,但反过来说,这又可以刺激我更懂得去利用自己零散而没有好好利用的时间来完成写作。

相对于内地影市整体而言,票价对这一类型票房的影响,并没有那么大。

也就是说,超级英雄电影在内地最集中发力的时间,是2018年。

当然,从《毒液:致命守护者》和《海王》异军突起的票房来看,超级英雄大片已成“刚需”。

2016年只有《美国队长3》,2015年的《复仇者联盟2:奥创纪元》则是第一部内地票房过10亿的超级英雄片。

但其卖点在于“复联英雄”的一次小集结,因此被观众戏称为“复联2.5”。

接着,不像是思维导图往外发散。

今年1月,华纳兄弟影业董事长托比·艾默里奇对《好莱坞报道》表示,今后DC扩展宇宙的创作方向会转变,与漫威有着巨大不同。

而进口动作片票房前50名里,有20部是超级英雄电影。

3. 建立连结与说明:彼此影响的关系

在某一张卡片或 Part 上,都可以利用「箭头符号」来画出新的连结线,可以连到任何其他的卡片与 Part 。并且在连结线上点两下滑鼠,可以新增说明,说明影响关系。

他们面临的,不仅是未来路线的长远考虑,更是迫在眉睫的生死关头。

可以说,漫威的票房闯关,圈层扩大,是十年辛苦,步步为营,熬出来的。

剩下的三部里,还有两部是“复联”系列,依旧是“捆绑销售”之功。

Part 可以看做子系统中构成的每个元素。

注:本文授权转载自电脑玩物,编辑:Panda。

难道DC要打破“10亿瓶颈”,也要像漫威宇宙,耗费十年苦功,甚至更久?

“复联3”英雄们飘散成灰,尽数化为了社交媒体无法计数的流量,变现成下一阶段的票房。

而漫威的登陆,是与其被迪士尼收购后,开展“漫威电影宇宙”的时间同步的。

毕竟近年来,好莱坞大片集体模仿“宇宙化”的歪风,是该刹一刹了。

按说,今天不该为了十亿发愁啊。

不是说好莱坞的全球攻势只在中国失效,而是内地观众对更优质国产片的需求,在近年来逐步得到满足。

那圈外人想入圈怎么办呢?挺麻烦的。

而《毒液:致命守护者》与《海王》的超常发挥,是赶上了2018下半年超级大片缺位的真空档期,一马平川,票房撒了欢儿跑。

不过《惊奇队长》的跻身,也许昭示着漫威即将脱出这一阶段的“瓶颈”:

“单体英雄电影”总上不去10亿,还是“英雄集结”更能撩动人心。

这些都得等时间、作品和票房来证明。

影片不再指望新的“破局者”新人物引入,或是更多类型元素的尝试,而是以主轴人物衍生出的“反差萌”“同人梗”等社交网络笑点为主,重点迎合老粉丝。

但说得出,能不能做得到?摈弃“宇宙化”这一好莱坞类型片最新、最大成果,是归真还是倒退?

长期的口碑发酵、品牌塑造,以及“连续剧化”的系列布局制造需求,终于让漫威电影宇宙在面世十周年后,成为中国观众的“刚需”。

到这儿咱们不如展开说,超级英雄宇宙在内地的瓶颈何在,以及迄今为止,唯一实践得出的“出路”。

例如下图,如果买了一个跑鞋(跑鞋是跑步器材中的一部分),那么可以有助达成肌耐力训练的愿景,因为这是一个锻炼工具。

要建立透视,在某个元素或卡片上点击「眼睛」的按钮。

今天这篇文章,我不从相对复杂的「系统思考」方法的角度来介绍,就让我们暂且把 Plectica 当作变种的思维导图与流程图(他的自介里也把自己跟思维导图对比),用一个我真实的思考例子,来看看 Plectica 如何能更轻松画出有更多影响关系的思考图。

最后,则是在复杂的全局中,可以用「透视」来看透选择的影响。

经历了主控导演扎克·施奈德离开,《正义联盟》票房口碑双扑街,其续作及数部新作计划取消,“蝙蝠侠”本·阿弗莱克与“钢骨”雷·费舍尔辞演,“超人”亨利·卡维尔去留存疑……一系列磨折,不少人已不再看好。

1. 建立卡片:全局中的每个影响子系统

如果你在《复仇者联盟2:奥创纪元》上映的2015年入坑,也许要补8部电影——除了与该片剧情关系不大的《无敌浩克》与《银河护卫队》。

除了观影选择的初期障碍,还有圈层讨论的二层隔阂。

“蝙蝠侠”辞演,“钢骨”换人,《正义联盟》代表的“第一阶段”崩盘在即,突破瓶颈阻力重重。

Plectica免费注册就能使用,基本使用也是免费的,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试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