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政客的信口雌黄掩饰不了抗疫上的三大失误

国际锐评丨美国政客的信口雌黄掩饰不了抗疫上的三大失误

随着美国新冠肺炎疫情的确诊人数与病亡人数不断上升,美国政客对中国的攻击与“甩锅”越发疯狂。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到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再到参议员汤姆·科顿、林赛·格雷厄姆,这些人轮番上场,信口雌黄,说什么“病毒源于中国”,污蔑中国“隐瞒疫情信息”,叫嚣要中国为疫情在全球蔓延负责,甚至鼓动个别组织搞出所谓“向中国索赔”的闹剧。

珍珠村现居住284户,1029人。该村距离天河机场不到5公里,有一半居民都在机场工作,感染风险大,仅依靠村委会的4名干部进行疫情防控,人手不足。

目前,中国官方已对肆虐全球的蝗灾保持高度关注,提出将密切跟踪境外蝗灾动态,并安排植保专业技术人员加强边境地区的蝗虫监测,严防境外沙漠蝗虫迁入危害,全面做好境内外蝗虫防控应对准备。另据中国农业农村部监测调度分析,沙漠蝗虫对中国的危害概率很小,大规模暴发蝗灾风险低。

美方为什么这么认为?这与其惯性反华思维与无知傲慢不无关系。疫情初期,美国一些人抱着“隔岸观火”的心态对中国的防控措施指指点点,嘲讽抹黑,甚至将疫情视作遏制中国以及与中国“脱钩”的一种手段。也正是因为傲慢,美国领导人一度将新冠肺炎疫情比作“大号流感”,这在相当程度上麻痹了社会情绪。而美国白白浪费的近两个月时间,就是为无知与傲慢付出的沉重代价。

自疫情发生以来,由于交通封闭,许多道路车辆无法通行,58岁的陈家村党支部书记陈昌勤,每日奔波在各居住点间,排查居民发热情况,给居民楼消毒,了解生活需求,“挨家挨户上门,都靠自己走路,每天大概走15公里路。”

联合国粮农组织近日向全球预警,蝗灾的扩大趋势可能会延续到今年6月,届时,蝗群规模或可增长至目前的500倍。联合国粮农组织总干事屈冬玉也表示,希望各国高度戒备当前正在肆虐的蝗灾,如不迅速采取行动,人类将面临一场迅速扩大的人道主义危机。此次全球与蝗灾斗争的长期性不容忽视。

《纽约时报》11日发布长文,复盘美国新冠疫情的应对情况,剖析美国领导人为何忽视警告、一错再错。文章提到,在整个1月,美国领导人把注意力放在其他问题上,对高级官员的警告置之不理。整个2月,总统的高级助手们一直在传达一致的信息,但没有采取任何具体步骤来为可能发生的重大公共卫生危机做准备。文章指出,白宫不同幕僚间的意见分歧、政府不同利益群体以及美国最高领导人的犹豫不决、掉以轻心都导致此次疫情防控的失败。美联社也在12日的报道中指出,美国政府初期忽视疫情预警的部分原因在于政治内斗,其想将更多精力放在应对“弹劾案”上。

截至2月14日,该小区未发现一例确诊或疑似感染新冠肺炎的病人,疫情防控全靠居民相互监督、“管闲事儿”,以及和社区的“密切配合”。

作为新冠对策,日本政府在2020年度补充预算中计入总额3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972亿元)的地方创生临时交付金。其中作为与贯彻防护措施的“新生活方式”对应的交付金项目,列举了行政IT化、推进无现金结算等20个领域,要求地方政府积极行动。

与此同时,美国两党之间、卫生部门和白宫预算部门之间,为疫情预算拨款问题争执不休,直到3月6日美国领导人才签署紧急追加拨款法案,但为时已晚。此外,据美国《外交政策》网站报道,自2018年春,白宫不仅推动国会削减对奥巴马时代疾病安全计划的资金投入,还减少了150亿美元的国家卫生支出,取消了3000万美元的“复杂危机基金”。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教授张显向记者表示,中国在化学杀虫、喷洒药剂等方面的灭蝗技术已经比较成熟,只要提高警惕,密切关注蝗虫动向,及时发现,及时处置,是能够做好防控的。(完)

或许,美方有些人以为,在疫情防控上同样要“美国优先”。但事实证明,战胜这一蔓延全球的疫情,单靠一国之力是无法成功的,必须要团结合作。只要有一个国家没有消除疫情,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社会都难言安全。而美国的所作所为,“向全球展示了华盛顿的丑陋面貌”,不但阻碍了国际抗疫合作,客观上也损害了其自身防疫努力,可谓损人又害己。

“病毒不会歧视——我们所有人都有风险。”这是《自然》杂志在向中国道歉的社论中发出的告诫。美国在应对疫情上的屡屡失误表明,华盛顿的决策者并没有认清这一点,始终未将焦点对准“拯救生命”本身,而这正是导致其疫情防控一地鸡毛的根本原因。(国际锐评评论员)

确实,战胜病毒需要科学理性,而不是造谣中伤。美国新闻评论网站《每日野兽》12日指出,美国政府正在大力实施新的大选战略,即企图把中国当作全球流行病的“罪魁祸首”。这一观点一针见血地道出了美国“甩锅”中国的最主要企图。可见,美国政客再怎么信口雌黄,也蒙骗不了国际社会,更掩饰不了自身在抗疫上的三大失误。

三地交界村组设交通卡,14村无疫情

目前,沙漠蝗灾已在中国的大门外,蝗虫会否进一步危及中国?中国农业农村部种植业管理司有关负责人16日对外表示,考虑到中国边境地区昆仑山脉和喜马拉雅山脉阻隔,蝗虫很难越过高海拔的寒冷地区。

第三大失误,“美国优先”破坏防疫合作,损人又害己。

第二大失误,党争内斗导致精力转移,无法聚焦疫情本身。

此次蝗灾造成的破坏更甚。联合国粮农组织(FAO)发布的信息显示,此次蝗灾对农作物的破坏力是东非地区25年之最,是肯尼亚70年之最。目前,索马里和埃塞俄比亚已宣布农业生产完全停滞。

自管小区居民爱管闲事,至今零感染

草案还写明将切实推进文化厅迁至京都,通过税费优惠等支持企业向地方转移。

“中华鲟是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是地球上最古老的脊椎动物之一,距今已有1.4亿年历史。这一洄游生物,以长江口水道作为自己的‘待产房’和‘幼儿园’。”上海市水生野生动植物保护研究中心主任刘健说,一段时间里,长江生态环境日益恶化,长江流域水生生物资源持续衰退,旗舰物种中华鲟和长江江豚出现生境破碎化的状况,已经到了不得不采取抢救性保护措施的地步。

珍珠村8个小组组长在陈春仙和范正敏的带动下,成立了一支由10名党员组成的志愿者队伍。查体温、慰问困难家庭、劝阻出门群众……陈春仙和范正敏每天上午走村串户,已在珍珠村疫情防控一线连续战斗了22天。

草案强调,为了培养地区经济“旗手”,让年轻人等留在当地,将扩充应对地区需求的地方大学体制。为了强化地区人才培养,还将上调地方国立大学的额定人数。

“这个小区长期是居民自我管理。”刘德荣说,因为该小区没有物业管理,源头防控基本上都是靠居民自治和社区配合。

全力以赴抓好阻隔,阻止疫情扩散蔓延,控制源头是关键,武汉打响疫情病源阻隔战,居民不出门、社区封闭管理、村湾道路隔断,群防群治,想方设法管好自己的人、管好自己的门、做好自己的事,全面做到应隔尽隔,应收尽收、应治尽治,不漏一人。

蝗灾关系到一个国家的粮食安全和生态安全。据了解,中国境内有蝗虫一千多种,中国每年都会发生一亿亩以上的蝗虫灾害,防控蝗灾耗费巨大。而中国历史上的蝗灾主要发生在西北地区的草原地区,或从蒙古、中亚地区传入,在中国的史料中,尚未有发生沙漠蝗虫危害的记载。

事实就是事实。中国这次疫情防控做得怎么样,包括世界卫生组织在内的国际社会早已做出公允评价。特别是日前国际综合性科学周刊《自然》杂志以《停止新冠病毒的污名化》为题发表社论,连续三天为曾将新冠病毒与武汉关联道歉,从科学态度驳斥了美国政客对中国的污名化攻击。同时,社论批评少数西方政客“抱残守缺”,指出“执意将一种病毒及其所致疾病与某个地方关联在一起,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需要立即停止”。

张泽华表示,根据以往的迁飞路线,今年起始于非洲的蝗群依然会在5、6月份抵达巴基斯坦和印度一带,与当地孵化的蝗虫合流后将进一步扩散至印度全境、孟加拉国和缅甸,而那时恰逢中国的季风季节,蝗虫也许会随季风进入云南。

据报道,该草案本月内将在内阁会议上决定。

自2004年开始,上海连续开展长江口珍稀水生生物增殖放流活动,累计放流各种规格中华鲟、胭脂鱼、松江鲈等珍稀水生生物55万余尾,对长江口的生态修复起到积极作用。上海开展中华鲟放流效果评估,建立中华鲟放流技术规范体系,也取得较好的标志信息回收效果。

2月14日,按汉阳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部署,汉阳区169处社区、村湾点位都建起了临时围挡,便于封闭式管理。当日上午7时,汉阳市政八个子公司550余名施工人员在汉阳全区全面铺开工作,利用水马、铁马、铁皮围挡等对七里一村、磨山南苑小区等进行临时封闭施工,于14日晚12时之前全部完成。同时,已有20多位来自企业、学院的党员干部下沉社区,协助社区进行封闭式管理,“居民进出量体温,每家每户凭出入证进出登记”。

第一大失误:无知傲慢导致漠视拖延,浪费了近两个月时间。

△《纽约时报》报道截图

6月6日是“全国放鱼日”,也是《上海市中华鲟保护管理条例》施行的日子。该法规于5月14日经上海市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一次会议表决通过,是全国第一部有关长江流域特定单一物种保护的地方性法规。条例坚持保护与管理并重,确立了生态优先、统筹协调、严格监管、社会共治的保护与管理原则。

据介绍,此次放流的中华鲟个体全长100至160厘米,胭脂鱼个体全长10至12厘米。

上海市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有关负责人表示,将建立跨区域联动协作机制,加强与有关部门之间的互联互通和信息共享,开展联合执法和监督,将条例落到实处,取得实效。

武汉高科集团成立常驻社区工作专班和发热门诊患者分流工作专班,共24人投入抗击疫情的战斗中:社区专班协助对9784户住户情况进行全面摸排,共排查17745人,摸排出54名密切接触者;而分流工作专班全员上阵,半天完成一家新征集的酒店隔离点配套。

疫情防控,小区、村湾封闭至关重要。

草案指出,新冠疫情使移居地方受到高度关注,企业的远程办公也得到推广。通过鼓励开设分散办公点和度假式办公,将在地方打造具有魅力的职场。

“各位村民请注意,疫情防控期间,禁止人员扎堆……”2月14日一早,黄陂区天河街珍珠村,65岁的退休村支书陈春仙和69岁的退休村主任范正敏在村里巡查。

(长江日报记者杨蔚 王静文 张奔设 陈俞 李婷 肖娟 汪峥 张衡 陈卫东 见习记者余金兰 通讯员郭强 张苗 陈晓玉 詹鸥 黎霞 吴进 祝志学 王超 刘梦)

△图为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

蔡甸玉贤街铁李村实施严格村组封闭管理,外地人员及本村村民无特殊情况一律不允许进出。该村199人为返乡村民,这是该村重点盯防对象。为避免村民外出造成感染风险,铁李村村民自发捐出自家种的新鲜蔬菜,供给有需要的村民。

“以前防控蝗灾只关注中国的北大门和西大门,现在还需要加上南大门。”张泽华表示,此次沙漠蝗虫的肆虐和迁飞路线提醒中国,需要加强对西南边境地区的蝗灾监测,及时发现,加强对沙漠蝗虫这种未在中国成灾的蝗虫种类防治方法的研究,把蝗灾消灭在萌芽之中,同时还要加强国际协作。

今年的蝗灾为何如此严重?中国农业科学院植物保护研究所研究员张泽华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表示,去年非洲就发生了较严重的蝗灾,形成了较大的蝗虫基数,蝗虫大量繁殖形成群居,“群居型的蝗虫行动一致性很高,危害巨大,不论走到哪儿,都会把农作物一扫而光,形成‘无烟的火灾’。”

CNN报道指出,党派之争不仅影响美国各州的疫情防控工作,甚至左右民众对联邦政府工作认可度,以及对疫情的认识程度。报道直言不讳地说,美国无法控制新冠疫情的根源在于政治极端两极化。

为保护好“一江水”“一条鱼”,上海从制度供给上率先探索。

“就目前发生在中国邻国巴基斯坦和印度的蝗灾来看,主要是刚孵化的弱虫,暂时越不过青藏高原,即便过一段时间长成成虫后可能飞至西藏,但西藏海拔高,还不会对中国农业产生太大影响。”张泽华说。

“这是谁家的老人,现在是非常时期,还下楼闲逛。”2月7日,居民李贤胜发现楼下还有老人在闲逛,便在小区的居民群里发了一条消息。发展社区党委书记刘德荣看到后,便立即联系正在蓝天宿舍小区值守的工作人员前去劝导。

美联社12日报道称,五角大楼最早12月从中国的公开报告中了解到新冠病毒,1月初美国政府内部已关注病毒相关消息,1月3日美国疾控中心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接到了中国官方的预警电话。但是,直到1月18日,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部长阿扎尔才有机会向美国领导人汇报相关情况。报道称,美国政府一度试图淡化疫情对美国的威胁,不仅未储存充足医疗物资,还将来自中国的信息定义为“不可信”。

有的居民在家“闭关”太久忍不住出来透口气,有的居民好几天没在群里汇报家中消毒情况,有的居民丢垃圾没关垃圾桶,街坊邻里都会在群里进行善意的提醒。

硚口区宗关街发展社区蓝天宿舍小区是一个老旧社区,共有300余人。这个小区没有物业,靠居民自治管理。

沙漠蝗虫,是常见于红海两岸、非洲北部等地的农业害虫,具有长距离迁徙的能力。据测算,一小群沙漠蝗虫平均每天吃掉的食物相当于10头大象或2500人的口粮。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近日在《中东报》上撰文指出,病毒没有国界的概念,抗击疫情需要团结与协作,不能有任何私心杂念。然而,美国在全球防疫合作中的表现,令人大跌眼镜。从公然抢劫多国口罩,到意图独占德国企业正在研制的疫苗,再到威胁停止给世界卫生组织提供资金,美国的所作所为,将其“民族自私主义”展露无疑。

村干部日行15公里,挨家挨户上门

志愿者宗友运说:“我们村目前无感染病例,老支书和老主任功不可没!”

铁李村为无确诊病例、疑似病例“双无村”,而陈家村为无确诊病例村。

为有效减少人员流动,遏制疫情传播扩散,湖泗街疫情防控指挥部迅速采取交通管制措施,按照“一村一进出入口、一村一交通卡点、村组各自隔断”的要求,将辖区内33条通往咸宁、大冶的乡村道路进行封控,设立19处交通卡点,组织111名党员干部、志愿者巡查值守,严控人员车辆出入;对回乡人员建档立卡,按不漏一户、不漏一人、不断一天的要求监测体温。截至目前,湖泗街道有14个村属于无疫情村。

图为当地时间2020年1月21日,在肯尼亚Archers Post附近的拉里索罗村,蝗虫飞过灌木丛。

“放在平时大家会说你管闲事儿,但现在这个时候我们需要居民们一起来‘管闲事儿’。”刘德荣说,现在社区每天会对该小区进行一次全面消毒。同时,每家每户都承包了自己家里的消毒工作,有的居民还会主动对楼道进行消毒。

事实上,沙漠蝗虫在往年的5、6月份才会迁飞至巴基斯坦和印度,今年蝗灾之所以提前发生,张泽华表示,是因为去年较多的蝗虫在巴基斯坦和印度交界处留下了虫卵,当地孵化的沙漠蝗虫使今年蝗灾提前到来。

江夏区湖泗街位于咸宁、大冶、江夏三地交界处,全街共25个村(社区)。常年在家居住7930人,春节期间流入人口5878人,其中大部分为武汉市区返乡过年人员。